房产信息网_房产资讯

房产信息网_房产资讯

http://www.ssmytz.com

菜单导航

事前未被告知 事后未予补偿 阜新十余企业惹谁了

作者: 韩立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1:06:13

  专业人士指出:民事合同效力的认定,是法院的专属职权范畴,其他任何机关不得僭越。太平区政府以衡基公司未经批准擅自转让国有资产为由,直接认定合同无效,进而强拆,这种行为不仅严重损坏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破坏了司法秩序

  在阜新(楼盘)市太平区高德东山矸石山上,记者看到一片长满了杂草的山头,谁也想象不到这里曾经同时存在过包括洗煤厂等等大大小小17个工厂,只有孤零零的电线杆子或许还留存着曾经工业生产的气息。

  (当事人何宇租赁的洗煤厂,还有另16个各行色的工厂2013年5月份之前一直在这里生产。在这片土地上承载了参与17个工厂生产的人们赖以生存和生活的基本,更承载了何宇这些创业者的梦想。而如今,土地还在,工厂都随着一年前的那场拆迁而毁于一旦,什么也没留下。)

  记者在这片凸山上见到了当时这里最大的工厂的所有人何宇,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东梁镇双山堡村煤矿(下称“双山堡村煤矿”)的法定代表人,提起自己的遭遇,他显得非常气愤而无奈。何宇告诉记者:“厂子一夜之间夷为平地,花费上千万元购置的洗煤以及淘粒土设备,现在变成了废品。”对于当天发生的强拆事件让他至今难以释怀。

  而记者了解到,当时同在此区域,连同何宇的洗煤场在内的17家厂子都没能幸免,在2013年5月到8月的3个月内,在没有达成任何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均被强拆。诸多被强拆的当事人展开了漫漫上访之路,关于强拆事件的告状信已经引起辽宁省主要领导的重视,要求相关部门妥善处理。但省里有关部门派来的调查组被当地政府和国企给搪塞了过去,事情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突如其来的强拆

  位于阜新市太平区的高德东山,山顶上其实是一块很开阔的平地,何宇的洗煤场还有其他被强拆的企业大部分都建在这里。

  据何宇回忆,2013年5月9日清晨,阜新市太平区人民政府征收办公室以实施环境治理为名,采用突袭方式,将整个煤场强行铲平,所有的生产设备工具、办公用品,甚至员工的私人物品都被拉走了。相关工作人员对所拉走的物品给出的答复是“妥善保管”。

  但当记者来到保管物品的仓库时看到的仅仅是几个破旧不堪的沙发和椅子,还有几块硕大的锈迹斑斑的铁架结构,价值上千万的物品和机器都已不见踪影。记者在何宇的住处看到了从废墟中挖出的3个保险柜都已破损严重,而且据何宇说,“其中一个金柜发现时已经空空如也”。何宇说,“拆迁方事先未作任何通知且未出示任何相关手续和证件”。

  有同样遭遇的阜新荣达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贵荣告诉记者,何宇的厂子是最先被拆的。后来到当年8月6日,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徐贵荣的面积达7749平方米的厂房被夷为平地。并且当天,就有七八家企业被推倒了。

  何宇已经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的律师张弘表示,《行政强制法》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未履行相关程序义务,且在事先未给予补偿的情况下,以非法方式强行拆迁,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被告应当予以赔偿。原告请求法院根据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依法确认被告的征收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返还财产,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合同是否无效

  何宇告诉记者,2011年8月,双山堡村煤矿和阜新衡基经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衡基公司)签订《转让协议书》,约定后者将其所拥有的位于阜新市太平区高德东山的一处煤场交由双山堡村煤矿经营使用。双方约定转让价款为人民币1000万元,期限20年。协议签订后,双山堡村煤矿分批向衡基公司支付了全部转让费。

  一个月后,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随后,双山堡村煤矿投入巨额资金对煤场进行了建设和改造。

  然而,到了2013年4月,何宇被告之此协议无效。记者看到一份衡基公司的上级单位阜新矿业集团实业公司(实业公司)在2012年2月4日下发的《关于对阜新衡基经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整顿的通知》中,认定衡基公司“未经批准擅自签订的转让国有资产房屋土地的合同属于严重违法行为,该合同无效”。该通知被阜新市太平区政府视为其合法拆迁的依据。

  记者调查了解到,实业公司与衡基公司同属于阜新矿业集团公司下属公司,由于衡基公司经营不善,集团公司让实业公司代管衡基公司。双山堡村煤矿受让的煤场及所在的土地和房屋,原属于阜新矿业集团运输部下属公司运通公司所有,2008年3月,运通公司将煤场及其附属的土地和房屋划拨给衡基公司所有。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